关店在即,早教机构水孩子“延期退费”原因何

关店在即,早教机构水孩子“延期退费”原因何

时间:2020-01-09 08:2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全文共1945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日前,有家长反映婴幼儿游泳机构水孩子五棵松店将于1月中旬闭店,商家提出了退款或转门店两套方案,但选择退款方案则需要等到今年3月以后。事实上,2019年8月,水孩子位于顺义祥云小镇的加盟店因经营不善已闭店,商家同样提出了这样的解决方案,而2018年就已经关闭的水孩子未来广场加盟店退费一事却再无音信。究竟水孩子真的会“延期退费”吗?选择“延期退费”是商家话术还是有其他难言之隐?为此,北京商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01

延期退费

据家长刘女士描述,自己刚在水孩子五棵松店交了1万多的费用,上了4次课就收到闭店消息,听说水孩子五棵松店还拖欠了老师4个月工资。另一位家长李女士则表示,去年12月15号刚与水孩子签署合同,一次性支付了7360元办理会员卡,才使用了1次。

据了解,水孩子此前还向家长推出了创业合伙人方案,以购买股份赠送相应课时的方案招揽家长,还提出了多种转介绍奖励和佣金方案。据不完全统计,该门店涉及办卡家长约四百余位,费用在500万元以上。

“水孩子给出的解决办法,一是转到位于大兴的世界之花假日广场门店继续上课,或者是可以签署登记表退费,但要等到3月后,”刘女士表示对于两套方案都不认可。2019年8月,祥云小镇店因市场、成本、管理等多方面问题闭店,商家同样说转店上课或等半年后做退款,2018年关闭的未来广场店退费一事再无音信。“这只是商家拖延退费的手段,”刘女士认为。

北京商报记者在微博平台还看到有家长留言称,目前安徽、昆明等多地的水孩子关店,也出现了类似劝家长做合伙人的营销方案。

对此,记者多次拨打水孩子官网的400电话均无人接听,拨打总部电话接听的是水孩子世界之花店店长,称只做转店登记。官网显示,水孩子隶属于北京勤而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勤而行”),专注于0-7岁水育早教理念研发推广。记者多次拨打勤而行及水孩子教育咨询、水之瑞教育科技等多家关联公司的电话均未能接通。

据了解,水孩子五棵松店闭店是因为商场经营方北京五棵松卓展时代百货有限公司将在1月14日与其取消租赁关系。商场相关负责人表示,因其经常拖欠商场租金,经慎重考虑决定不再续约。

02

谋求重开

针对于延期退费的原因,记者联系到五棵松店盛店长,对方虽然没有明确回复,但对方强调水孩子招商部正在五棵松周边进行选址争取重开。之前关闭的未来广场店、祥云小镇店不属于完全直营,只有五棵松店是直营门店,总部正在想办法解决问题。对于合伙人制一说,她表示,因有家长对婴幼儿游泳项目感兴趣才让其入股。此外她还提及,目前与家长签订的退课申请书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邱宝昌律师表示,退课申请书需严格标注双方主体,退款金额、日期等内容,经双方签字(盖章)才具有法律效力。如果消费者不签署申请书,商家一方出于自身原因终止提供服务,要按原合同规定退还消费者费用。

此外,记者查询勤而行公司的经营范围发现,只提及了“教育咨询”一项,而同为游泳机构的马博士经营范围中含有“体育运动项目经营”。对此,有律师告诉记者,教育咨询严格意义来说不包含培训,水孩子进行实操性的游泳培训属于打了超范围经营的“擦边球”。以及,水孩子关联公司众多,近两年来,法定代表人、投资人、股东等多次连续变更,注册资本激增。成立最早的北京水孩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于2019年9月被吊销执照。

近年来,随着消费升级和二胎开放,婴幼儿游泳市场在逐步壮大,尽管其发展时间较短,但用户端的高意愿与需求,正推动着行业起飞。据《2018中国少儿体育培训家庭消费报告》中受访家庭对体育培训消费的意愿显示,有超过六成家长对于游泳培训的选择意愿较高。

从业者王萌(化名)表示,项目属性决定了婴幼儿游泳市场门槛较高,而高门槛又决定了机构在短时间内无法做到快速扩张,否则动作变形很容易导致机构对品质及品牌的失控。直营店都属于重投资,一旦在成本回收期内出现资金问题,各店面运营恐受波及。

03

维权艰难

事实上,2019年来,家盒子、沐奇亲子游泳、鱼乐贝贝等多家中高端游泳机构的直营或加盟门店因资金链断裂而闭店,家长维权及其艰难,原因之一便是饱受诟病的预付费方式。教培机构资深管理者彭迪曾表示,“今天”用“明天”的钱是一种十分普遍的现象,预收款投入到营销、人工和扩张中,有的甚至拿钱做投资,这样的模式注定了资金链的脆弱。

2019年11月底时,北京市多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预付费制度的征求意见稿,明确指出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一次性收取不超过60课时的费用;按培训周期收费的,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不超过3个月的费用(时间或者服务周期都不得超过3个月,不得变相多收费)。

指明灯智库创始人吕森林认为,对于所有培训机构的资金监管,已不是一个教育问题,而是严重的社会问题。系列政策的出台让行业门槛逐步提高,办学成本上升,考验管理者经营能力,不正规的机构必然会被加速淘汰,培训机构必须要有充分的预收款留在账上。

“治理培训机构的跑路问题,必须基于预付款经营模式建立新的监管体系,把培训机构全纳入,实行全覆盖的教育备案审查制度”,二十一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培训机构该向监管部门备案培训内容、师资和收费等。像上海的新政,除学科培训外覆盖了文化艺术辅导、体育指导、婴幼儿照护(托育)等多类培训,构建“大教育”培训市场框架,体现了新的监管思路。